当前位置:新闻动态>NEA公告

为什么这次的中美贸易冲突影响如此之大?

发布时间:2018-04-23 浏览次数: ; 作者: 来源:本站

当前发生的中美贸易冲突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不少专家预测,这次贸易冲突很可能会演化为一次大规模的贸易战,对中美两国和全球经济产生巨大影响。


着名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最近在接受彭博采访时提出,“中美之间不可能达成有意义的贸易协定”,言下之意也是贸易战不可避免。


其实回顾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近20年来多次发生贸易摩擦和贸易纠纷,从入世前中美之间每年一次关于最惠国待遇的针锋相对,到屡见不鲜的针对知识产权、反补贴、反倾销问题的摩擦,中美之间的经贸关系虽然始终磕磕碰碰但一直维持在正常轨道上。


那么,为什么这次贸易冲突影响会如此之大呢?


特朗普本人的性格特点自然是一个因素,但绝不是重要因素。特朗普治国的方式最多是扩大了贸易冲突的媒体效应,如果没有根本性矛盾的支持,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不会走到今天的程度。


实际上,我们看过去20年的中美贸易摩擦,只要中国让点步,派个代表团到美国走一趟,采购点飞机、大豆,在政治上稍微做些妥协,中美关系就会回到正常轨道上。所以这次贸易冲突发生后,国内也有不少人提出中国不要这么强硬,做些让步。的确,中美贸易冲突将会使中国造成重大损失,甚至远远超出我们的预计。


但是,这次贸易冲突发生的背景与前些年不同,对中国来说,除了强硬以对,没有别的选择。


首先,这次贸易冲突背后是美国对中国崛起的强势战略遏制。中美之间在综合国力上一直有很大差距,尽管过去美国也对中国发展进行遏制,但美国人实际上并不担心中国会对美国产生大的威胁。打个不恰当的比喻,过去的贸易摩擦就像一个黑社会的大哥在敲打小弟,只要小弟低个头、服个软、让渡一些利益,大哥也就放过去了。


但是,现在的中国的确使美国感到了严重威胁,从互联网经济崛起到“制造业2025”战略提出,从“一带一路”倡议席卷全球到人民币逐步在部分领域替代美元,从胡鞍钢教授“中国全面超越美国论”到“厉害了,我的国”,美国人对中国威胁论的认知已经从鹰派官员延伸到了政府整体、学术界、企业界乃至普通民众。


笔者不久前在美国参加了一个中美贸易问题的小型讨论,一个美国大学国际贸易的教授毫不避讳地指出,中国的“制造业2025”对美国影响很大,未来美国将因此失去高科技领域的竞争优势。



在我们看来,“制造业2025”仅仅是中国政府对制造业发展的一个规划而已,奥巴马时期也曾提出“出口倍增”计划,德国也有“工业4.0”,规划只是一个方向、目标,未必就能实现。中国过去三十年也曾提出很多波澜壮阔的规划,也没见美国人怎么样。这次美国政府和民众对“制造业2025”的激烈反应,实际上体现了中美差距缩小后对“大哥”地位不保的畏惧,对未来美国走向何方的担心。


因此,这次贸易冲突将不再是“敲打”而是“战略遏制”,美国希望通过一步步的战略遏制打压中国,维持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显然,这不仅是中国的局部让步所能解决的。


其次,这次贸易冲突是美国经济发展中积累的结构性矛盾的集中体现。中国经济发展有其结构性矛盾,美国也有。美国经济主要的结构性矛盾在两个方面:


一是全球价值链分工与就业之间的矛盾。美国的比较优势在于研发,在全球的高科技产业分工中占据了高端地位,这次中兴事件已经可见一斑。但是研发产业只能解决高技术人才的就业问题,对于大多数普通民众来说,仍然需要中低端的产业进行支撑。所以美国对农业、中小企业、传统商贸业一直很重视,政府需要高科技产业在全球攫取利润的同时,发展这些产业来解决普通民众的就业问题。但是,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传统商贸业遭受了严重影响,这也是特朗普看不惯亚马逊的主要原因。



而随着中国等新兴国家的发展,原来中小企业可以占据的国内市场份额越来越多地被国外企业所占据,导致美国的就业问题日益突出。特朗普之所以在总统竞选中能够击败希拉里,关键就是对美国就业提出了解决方案,尽管这一方案在成熟的政治家和经济学家看来并不合适,甚至弊大于利,但的确抓住了美国民众的痛点。


二是国内总供给与总需求之间的矛盾。美国的文化、消费观念和产业结构导致了长期以来国内需求一直超过供给,不足部分通过进口解决。美国的长期贸易逆差实际上是国内总供给与总需求之间矛盾的体现。这一矛盾在强势美元时代并不严重,可以通过发行国债、增加货币供应量解决。但是,随着美元在国际结算货币中地位的相对走弱,这一问题将迅速激烈起来,直接影响到美国的稳定。



解决这两个矛盾,特朗普团队开出的药方是增加国内生产,减少进口,增加就业同时缩小供给缺口。


特朗普上台后,减少政府管制、大规模减税、吸引企业回归、贸易战都是围绕这一目标展开。所以我们看到,特朗普这次发起的贸易战,并不仅仅是针对中国,日本、韩国、欧盟、墨西哥等都是贸易战的对象,退出TPP、重拟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等都是这一战略目标的体现。中美这次之间的贸易战,反映了美国政府解决国内结构性矛盾的努力。


因此,这次中美的贸易冲突与以往完全不同,难以像以往一样通过一次性的利益让步可以解决。即便是中国同意减少1000亿美元双边贸易逆差,也只能是短期缓解。美国要解决国内矛盾、遏制中国崛起并不是1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缩小所能解决的。由于特朗普本人的执政风格,中美双方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都没有做好打一场大规模贸易战的准备,这次的贸易冲突依然会通过谈判和妥协暂时平息。



但是,从此中美之间良好的经贸关系将难以维持,两个国家将会进入一个贸易摩擦、纠纷、冲突的高发时期。国内高度依赖美国市场甚至美国盟友市场的企业要对此提前谋划,做好应对。


文 | 林承亮??浙大宁波理工学院商学院常务副院长

? ? ? ? ? ? ? ? ? ag8.vip|首页执行院长

图 | 来自网络